QQ賬號體系:比微信更恐怖的“武器”

微信的強大從來沒有人否認,但是在移動互聯網上騰訊最值錢的并不是微信,而是騰訊多年來積累的QQ賬號ID體系。

在7月3日的騰訊合作伙伴大會上,微信專場的火爆程度遠遠超出人們想象,可以容納一兩百人的會場據說有上千人報名。

微信的強大從來沒有人否認,但是我認為,在移動互聯網上騰訊最值錢的并不是微信,而是騰訊多年來積累的QQ賬號ID體系。

這是因為PC互聯網講究流量變現,而移動互聯網講究用戶變現。到了移動互聯網上,單個大流量App的變現價值會被縮小,但是大流量App所積累的用戶體系,卻是一筆非常寶貴的財富。

流量和用戶的區別在于,流量是每天有許多的人從你的產品上經過,但是你根本不知道他們是誰,你不知道他們是男還是女,是屌絲還是高富帥。而用戶是有名有姓,可以定位出他們行為特征的一群人。如果通過一些數據算法加以定位,你可以對這些用戶進行許多精準分類,這些數據將是一家互聯網企業最寶貴的財富。

由于手機屏幕小,原來PC上的那種流量變現方式,到了移動上已經不再適合。在PC上很常見的彈窗廣告,在手機上非常讓用戶反感。在PC上比較流行的Banner廣告,到了移動互聯網上也變得沒有效率。

我們從全世界移動互聯網市場比較發達的國家,比如美國、日本來看,移動廣告的發展都遇到瓶頸,傳統移動廣告的市場空間并沒有人們想象中的那么大。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在這么小的手機屏幕上,再去像PC上那樣采用很粗放、很傳統的流量變現方式,會讓用戶反感,最終變得沒有效率。

像微信、手機QQ這樣單個大流量App的流量倒出潛力到底有多大?我們來看看有著韓國版微信的Kakao Talk的情況:起初,Kakao Talk利用自己在韓國龐大的用戶群倒流量給游戲,使得這些游戲的下載量猛增,Kakao Talk承諾的首批游戲下載量是1000萬量級,但是不久之后,再上Kakao平臺的游戲下載量就掉到了100萬量級,中間有10倍的差距。這某種程度上證明,單個手機App倒出流量的潛力有限。

在PC上,大部分互聯網的服務是以網頁的方式來完成。例如,我們要買東西,直接上京東商場或者淘寶的頁面就可以;我們要玩游戲,直接打開網頁游戲的頁面就可以。流量是無縫轉化,因此騰訊自有的QQ、Qzone等大流量平臺有很大優勢。

不過到了移動互聯網上,用戶點擊了一個鏈接,往往需要先下載一個App并安裝后才能享受某個服務,其轉化率大幅降低。

但騰訊的可怕之處在于,它未來可以依靠大批接入騰訊QQ賬號體系的App獲得更多的外部流量。

擁有8億用戶的QQ是中國目前最強大的通用ID體系,許多90后可能沒有手機號,但是他們會互相留QQ號,打個不恰當的比喻,現在許多人談個女朋友都是先找對方要QQ號。

幾年前,騰訊將自己的QQ賬號體系開放出來,許多第三方的網站或者App通過QQ號接入,實際上在被逐步納入騰訊的體系。

目前,有超過6萬個手機App通過QQ號登陸,有超過54萬個網站通過QQ號登陸——也就是說,這些騰訊體系以外的流量,也可能是騰訊的重要流量。我們以目前很紅火的“唱吧”為例,唱吧有50%的用戶通過QQ賬號登陸。

我們以騰訊的“廣點通”社交廣告系統為例,在PC上,它的最主要流量來自于騰訊自有的Qzone、QQ音樂等地方。而到移動互聯網上,廣點通正在力推移動廣告聯盟,它比較重視其它第三方通過QQ號接入的App流量,這些第三方App通過某種機制和騰訊進行收入分成。

許多第三方App開發者之所以愿意接入騰訊的QQ賬號體系,是因為這樣能夠比較大地提升用戶轉化率。

如果一個不怎么知名的App需要用戶先填寫郵箱、密碼注冊,再激活,許多沒有耐心的用戶都離開了。而假如可以直接通過QQ號、新浪微博賬號、手機號等通用ID登陸,其留存度大大提升。

騰訊高級執行副總裁湯道生列舉的數據是,通過QQ號可以直接登陸的應用用戶留存率是其它應用的兩倍。

此外,QQ賬號體系是PC和移動互聯網一體的體系,接入這個體系意味著許多應用的PC和移動端可以打通,例如猜歌王等應用,100%的用戶是通過QQ號登陸的,PC的用戶可以和手機的用戶對戰,其想象空間很大。

而業界對騰訊的期望是,騰訊可以通過自己的方式讓這些接入QQ賬號的第三方App變現——目前大部分手機App都找不到盈利模式,如果騰訊可以讓他們變現,將大大推動中國移動互聯網的發展。

當然,騰訊過去為人詬病較多的一點是,騰訊對其合作伙伴的分成比例較小,到了移動互聯網上,騰訊是否愿意讓出更多的利益給開發者們,是所有移動互聯網從業者所關注的。

對于騰訊來說,一個比較大的敗筆是在QQ號之外又新建了一套微信的ID體系,事實上,用戶對微信ID的認知度是很低的,人們加對方微信的時候往往是加對方的手機號或者QQ號,很少有人能記住自己的微信號。

未來騰訊會考慮統一QQ號和微信號嗎?

中国福彩高频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