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e9a17a1694dd6ef1af19ec40da6e4b

自媒體用戶的深度吐槽:微信還只是一件半成品

Posted on

現在,對微信產品設計理念的分析、討論已經逐漸成為當前中國互聯網的一門顯學,張小龍成為越來越多包括產品經理在內的互聯網從業者的偶像,受到大家的頂禮膜拜。

在這種近乎“捧殺”的氛圍中,也有人提出了不同的意見,自媒體運營者李安科(微信帳號:infinitedream)在文章中對微信和張小龍的哲學提出了批評,在他看來:

對于張小龍來說,在騰訊帝國做移動互聯網面向未來的核心產品,微信做到現在這個地步,有什么值得鼓吹的?

TECH2IPO對原文有刪節。

最近頗看了些關于微信張小龍的官樣宣傳文章,讀了幾句就覺得厭煩。

那些標準文案中,有為微信歌功頌德的,說微信如何開創了巨大的商業平臺,含金量比得上一顆鑲著純金的大門牙;有說微信發展如何來時洶涌如劍,未來勢必一統江湖等等。也有直接把張小龍吹得上了天,居然有位做微信自媒體的朋友直接寫了篇文章,張小龍能不能成為喬布斯……

我真不知道,對于張小龍來說,在騰訊帝國做移動互聯網面向未來的核心產品,微信做到現在這個地步,有什么值得鼓吹的?

說說我在使用微信時的擰巴感受吧!

1、朋友圈我用得比較多。但是,從口袋里掏出手機到進入朋友圈,要經過3步。

(注:從微信主界面進入朋友圈只需要兩步)

我不知道微信是怎么理解用戶群體的,不知道朋友圈與添加朋友、附近的人、搖一搖、漂流瓶這四個功能,在他們團隊內部,是如何進行重要性排序的。弱關系與強關系,求交往與深溝通,采花大盜與自由戀愛,這些難道在他們眼里區別都不大嗎?

2、一對一交談界面上,微信執著地要把聊天雙方的頭像都給顯示出來。

于我而言,雖然我的頭像是自己PS出來的曾被眾多朋友交口稱贊,我也頗以為自豪,但看得多了難免審美疲勞,自己的頭像也就成無效信息了。移動應用,方寸之地,盡可能呈現更多的有用信息是UE的不二法門。可是,他們忽視了。

3、普通賬號庫與公眾賬號庫的問題,這個是最令我不爽的地方。

自打我整了自媒體,從來就沒少了央這個朋友訂央那個朋友閱,于是我天天得回答這樣的問題:我怎么搜不到你這號?

掃二維碼?別逗了,我在推廣掃二維碼訂閱我自媒體方面碰到的問題,不比查找名稱所出的問題少。

4、朋友圈為什么要長按相機鍵才可以發文字?

好幾次了,我想發段文字來著,但不愿意配張無關的圖片,只好作罷。我這人,要想說句話說不出來,這無異于要把自己的痰再咽肚子里去,多么可怕的感覺。照張小龍的解釋,他們團隊是拿不準讓用戶發文章是不是正確的決定,所以只出了個測試功能。瞧,多么孩子氣的霸王思維。

5、然后就是這個公眾平臺。幾乎每一位新訂我自媒體的用戶,都要問我:怎么看歷史文章呀?

我能寫簡單的代碼,但要費很大的功夫。每當問我這個問題的人多一個,我就多一層焦慮。什么服務可以稱作平臺?平臺就是擁有強大的資源,給你便利,給你支持,然后才成為平臺。

6、(此處省略若干字)

對于上述的種種問題,還有與朋友聊天所聽到的種種問題,在微信團隊或者說在張小龍個人,被歸結成了一個自以為天才的狡辯:不被限制定義的微信。

瞧瞧這話說得有多么傲嬌,多么地東方不敗求推倒,又是多么地矯情和惡搞。當所有的創業者都在處心積慮地定義自己的產品和服務戰戰兢兢大汗淋漓,當所有的互聯網企業都在承受騰訊帝國壓力戰戰兢兢汗不敢出,你瞧瞧人家這合官富二代于一體的內部創業者的姿態。

雷軍在全球移動互聯網大會上說,“微信是QQ的馬甲”,是由張小龍一手打造出來的QQ的一件衣服。而我要接著說,這件衣服還只是半成品。

到了我這樣的用戶手里,當我想遮襠的時候,我屁股露出來了;當我遮住屁股的時候,襠部又春光外泄了。這時候卻發現時裝設計師張小龍先生在各大媒體侃侃而談自己的產品設計理念,跟你說微信的原點是一套消息系統,跟你說微信其實是一套I/O系統,跟你說足夠基礎又擁有無限想象……

你于是只能這樣說:扯吧你就。

中国福彩高频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