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67210f01709cbe4bbc13ec65a243f6a

吳伯凡:《泰囧》——小成本電影的微博化勝利

Posted on

《泰囧》有意無意地觸碰到了人們對于冷漠、懷疑、怨恨所包裹的,對于愛、信念和希望的那種隱秘的渴求,這一點是在《1942》、《王的盛宴》、《十二生肖》等同期面市的影片中所缺乏的。《泰囧》的勝利是感知和表達方式微博化的勝利。

 

吳伯凡:成本不足一千萬美元(大約是六千萬人民幣)的《人在囧途之泰囧》超過了大概2億美元(大約是13億人民幣)的成績,不僅對中國的電視片商是一個神話,就是對好萊塢的制片商們來說這也是一個令人驚嘆的商業奇跡。對于《泰囧》的成功進行事后諸葛亮式的總結意義并不大,上映前王長田對該片的成功毫無把握,焦急不堪中只好通過測驗練字來平心靜氣。在今天喜出望外之余,他自然也不會毫無幽默感地將好運氣拔高為成功的法則,然后如法炮制出另一部票房過10億,利潤近5億的電影。

《泰囧》的成功是一個有多種偶然因素在特定語境和氛圍下聚合而成的奇觀,是人利及天時和地利而成就的一種妙手偶得,無法批量的復制。事實上很多商業奇跡也是如此,但這并不意味著事后的總結和復盤是完全沒有意義的。

《泰囧》的成功是一個商業事件而不是一個簡單的藝術事件,一個喜劇的行家不難羅列出《泰囧》中種種的敗筆和拙筆,《泰囧》的創作者也不會認真地相信自己推出了一部喜劇的杰作。正如我們不能以評定法國電影的視角來評論好萊塢的電影,我們也不能以文藝評論,而應該以商業評論的方法來解讀《泰囧》。

《泰囧》受到如此的追捧,首先是因為它作為一種文化產品,無意間觸碰到了以情緒和表達的碎片化或者我們把它干脆叫做微博化的這樣一種基調為語境的人們的種種顯性和隱性的需求。《泰囧》的故事情節簡單,甚至有些俗套,將一個個的囧事串聯起來的手段,它的故事無非是囧事一籮筐。在我們這個時代,感知模式已經被段子化、微博化的人們看到這部電影的時候,如同在瀏覽像糗事大百科、笑話精選這類的微博。評論家們可以痛斥這些笑料造作、浮淺、無厘頭與幽默無關,但觀眾對意味深長的那種幽默、感受力已經逐漸喪失了,他們的笑點和發笑的方式已經在每天瀏覽和轉發微博的過程當中悄悄地被塑造和馴化了。《泰囧》影片提供了一連串的笑料,正好與觀眾們笑的品位恰好是暗合的。

除了碎片化的笑料之外,微博還盛產另一種內容,我們把它稱之為碎片化的煽情和人生感悟。微博上有大量這樣的內容,有人稱之為一種對于悲情對于感傷,對于人生感悟的一種點穴術。其特點是以簡短的方式撩撥起人們悲天憫人的情懷,喚起人們心中內在的情感。在《泰囧》電影當中,無論是徐崢演的男主角還是王寶強和黃渤演的男配角,他們各自身上都帶著情感的故事,這種種搞笑的背后都潛藏著令人感嘆甚至落淚的情感故事,成為整個故事的暗線。而且情節最后都落腳到母子之情、父女之情、夫妻之情上了。

微博被認為是負能量的集散地,充斥著各種各樣的抱怨、指責、嘲笑、懷疑,這有點讓人們喘不過氣來。大量的負能量作為一種作用力就引發了一種反作用力,即對于所謂正能量的潛在的渴求,而《泰囧》有意無意地觸碰到了人們對于冷漠、懷疑、怨恨所包裹的,對于愛、信念和希望的那種隱秘的渴求,這一點是在《1942》、《王的盛宴》、《十二生肖》等同期面市的影片中所缺乏的。所以我們認為《泰囧》的勝利是感知和表達方式微博化的勝利。

來自21世紀商業評論網

 

中国福彩高频快乐十分